博客

科学家焦点:保罗·布伦南教授

保罗·布伦南教授保罗·布伦南(Paul Brennan)教授是阿尔茨海默氏症研究英国牛津药物发现研究所的化学负责人。

您的研究重点是什么?

作为一名药物化学家,我的研究重点是为痴呆症寻找新药。我们设计并制造药物样分子,并在被设计成具有痴呆症患者脑细胞行为的细胞中对其进行测试。如果这些化合物不能完美发挥作用,我们会尝试理解原因,然后设计和制造新分子并再次进行测试。我们重复此过程多次以找到理想的分子。当我们最终找到一种可以在细胞中发挥作用的分子时,我们将对其进行测试以确保其安全性,然后在患者体内对其进行测试,以查看其是否可以治疗引起痴呆的疾病。从构思到开发新药的整个过程可能需要长达十年的时间。

为什么这个研究领域很重要?

痴呆症是最具破坏性的疾病之一,很少有好的治疗方法。从历史上看,我们对导致痴呆的原因以及如何治疗痴呆的疾病的认识很差。作为科学家,我能发现的任何帮助疾病患者,包括我自己家庭成员的东西,都将成为我职业生涯的重点。

您为什么选择成为痴呆症研究者?

我是一名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就读于大学,但是当我参加有机化学课程时,我立即着迷了,想设计和制造分子而不是机器。在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之后,我加入了制药行业,因为我想制造能够改善人们生活的分子。在安进(Amgen)和辉瑞(Pfizer),我从事癌症,疼痛,泌尿科和呼吸系统疾病的药物发现工作。我回到牛津的学术界,是因为我认为我的药物化学和药物发现技能将与由于遗传学和其他“组学”技术对人类疾病的理解所发生的革命相匹配。我对在牛津成立阿尔茨海默氏症研究英国药物发现研究所感到非常兴奋,并抓住机会在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的领域工作。

您想在业余时间/在实验室外做什么?

我喜欢与家人共度时光,玩台球,看小说和做溜溜球。我花了整整一个周末的时间去修理一栋废弃的房子,当我搬到牛津时,我愚蠢地买了房子。

做科学家最好的事情是什么?

每天上班,做我爱做的事。我曾经做过做比萨,翻转汉堡,洗碗和送报纸的工作。我喜欢递送报纸,因为我需要骑自行车很多次,而且您工作的时间越长,负担就越轻。作为科学家,我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挑战。科学可能是乏味且困难的,但是经过数月或数年的努力和毅力,当我发现新事物时,这是我所能拥有的最好的感觉之一。

您认为目前痴呆研究最有前景的领域是什么?

药物发现正在从单一问题是疾病的根本原因的观念转向复杂的生物网络逐渐失去平衡直至达到临界点的概念,从而导致像阿尔茨海默氏病这样的疾病。这种不平衡的一种机制可能是由于多年来积累的表观遗传变化。表观遗传学被称为遗传学之上的一层,就像句子中的标点符号一样,从而控制我们的基因如何调节以适应环境。逐渐出现的表观遗传学调整可能是将细胞平衡从疾病转移回健康的好方法。这对于癌症是正确的,对于痴呆症也可能如此。我非常感兴趣,看看是否可以将表观遗传学药物的研究重点放在治疗痴呆症上。

您将为从事痴呆研究事业的新科学家提供什么建议?

像所有类型的研究一样,痴呆症研究有时可能会很困难,需要耐心和专注才能持久地克服科学带来的挫折。作为痴呆症研究人员,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它确实在发展,并且有机会成为针对这种破坏性疾病的新疗法的一部分。

如果您被困在荒岛上并且只能带来三件事,那您会带来什么?

我的徒手画佳能yo-yo或我的脱绳Flight yo-yo。串式溜溜球确实很困难,我希望有机会练习更多,尽管我担心荒岛上的沙子会进入溜溜球轴承。我还能带一支装满数千本书的蜡烛吗?第三件事是一盒木工工具,这样我就可以建造自己的船并回家。

发表评论

你一定是 登录 发表评论。

关于作者

凯蒂·斯塔布斯(Katy Stubbs)

标签: